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056|回复: 8

“胆小鬼”临危不乱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8-23 06:43: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胆小鬼”临危不乱

    文/何万志

          妻子是个见了小虫子都害怕的主儿,庄稼地里拿虫子的活儿妻子从来不敢做,剥玉米轴时见到一个虫子都吓得尖叫,用玉米皮拨出老远。1983年在我家老屋里,他看到了一条小蛇,吓得他喊了一声,急忙往外跑,跑到院子就再也跑不动了,晕了过去。根据他的表现,村里的人们都认为她是个“胆小鬼”。后来发生的事使人们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妻子1986年成为文安县滩里供销社合同制工人,在西新桥代销点工作。1993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同事回家吃饭,他一人值班儿,没顾客的时候,她就看看电视。那是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曾经发生过故障,让人修过。电视机摆在货架上,旁边摆的都是布匹。他发现电视机后方的散热孔微微冒烟儿,霎时闪出了一道光亮,像是着了火。她想,如果电视机发生爆炸,这满屋子的商品,后果不堪设想。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于个人安危于不顾,勇敢地拔掉电视机插座,抱起冒着火花的电视机经后门儿向后院走去。一进后院,电视机的后座就起了火,她顾不得这些,加快了脚步,将电视机放在后院儿的中心地带,然后迅速离开。这时来了一名顾客,他叫李景香,本村人。她向他说明了情况,两人一起用水将电视机浇灭,避免了一场严重的事故。
           2001年9月11日,这是她最难忘的日子,因为这天正是美国9.11事件发生的日子,也是妻子所在的滩里供销社西新桥代销点儿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就在这天午后,也是妻子一人值班,顾客何万新来买自行车座子。万新是我的族弟,她的小叔子。万新在柜台外面一把木椅子坐下,等着嫂子给他取货,突然只听“嘎”的一声巨响,房顶中间的一个鉄坨断开,房顶由断开处塌了下来,何万新连同他坐的椅子被砸在底下。
            这个代销店坐落在村子中心的十字街口,建筑结构是临街面的五间朝南瓦房,西面四间是售货厅,东面一间是办公室,办公室留有后门,还有一个后院。售货厅里,东西两面的柜台是水泥的,有一米多宽,很厚很结实,北面的柜台是木架玻璃的。房顶坍塌时,妻子正在东面的水泥柜台里面,本能地躲到了售货厅和办公室的钻山门处,因而没有受伤,不过也被土灰呛得出不来气了,因此落下了咽炎。
           等妻子回过神来,才知道房顶已经坍塌,万新还在里面,她大声喊:“万新!万新!”万新哼了两声,显然是受了重伤。她对他说:“你等着,我去叫人救你。”于是她快速跑到后院,打开后大门,去找人。跑丢了鞋子,玻璃扎破了脚,她也不觉疼。电工何万敏、何万来等人正在对面小饭馆吃饭,他们听妻子简单的简单叙述后,立即跑到废墟上,搬开杂物,救出了万新。当时万新已是血人,面目全非,不省人事。家人租车到静海县医院抢救,幸好他除了皮肉伤外,主要是颈椎受伤,没有生命危险,经多年的治疗才基本恢复。妻子立刻给滩里供销社领导打电话反应情况,领导们在迅速赶到现场,处理相关事宜。
           事后人们分析,万新是沾了水泥柜台和木椅的光才免于一死。由于中间铁坨断开,房顶由中间向东西两边塌下,他坐的位置偏东,塌下来的檩条苫草瓦片之类的将他坐的木椅向东拍去,木椅给他借了力,他随着木椅摔到了柜台的根部。水泥柜台架住了坍塌的房顶使其与地面之间形成了一个空间,他就在这个空间中。水泥柜台被砸掉了一大块,其它木架的玻璃柜台都被砸得粉碎,面目全非。追其房屋坍塌的原因,是因为做铁坨的主梁钢棍含碳量过高而脆,在重力下容易断开。
            这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妻子也早已退休,一提起这事,她难免有些激动。
    (本文发表在2016年8月18日河北农民报上)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5 09:06: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姐赶集丢了包
    顾姐和我妻子是舞友,同在一个舞蹈队里学跳舞,虽然70来岁了,打扮的还挺洋气挺时髦,每天都穿着时尚的服装,脖子上挎着大项链,戴着耳环手镯,在群里特别窄眼。那天他去跳舞,人们不见了她脖子上的项链,就问她怎么没戴项链,她说赶集丟了,向大家讲述了丟项链的经过。
    每逢农历一、六,是文安大集。集市设在文安城东汽车站路东,占地几百亩,周围是房子作为围墙,有几个大门为出入口。七月廿六这天,文安大集上热闹非凡,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各有其场地,还有撒小广告的。顾姐骑上自行车去赶集,打算买些布料什么的,颈上的大项链,耳下的大耳环,阳光下闪闪发光,手里提着钱包。一进市场,撒小广告的就将几张彩印宣传单塞进自行车前的小筐里,她推着自行车,从一排卖服装的摊位前穿过,来到了布头儿市场。布头儿有论斤卖的,也有论块卖的,价钱也不一样。挑布头儿的特别多,大都是中老年妇女,也有几个年轻的男子。置身这么拥挤混乱的市场,她想起了显眼儿的项链和耳环,要是被小偷盯上了那可不得了,于是她退出了布头儿市场,找了个清静无人的地方,摘下了项链和耳环,放在钱包里,钱包里还有200多块钱和一部手机,藏在自行车前的小筐里,用广告纸遮得严严实实的,觉得万无一失了,常言不是说吗,想不道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又推着自行车返回了布头儿市场。当她挑选到一块满意的布头儿拿包取款时,发现钱包不翼而飞。“谁拿了我的包儿?”人们向她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顾姐丟了包就像丢了魂儿似的,爱说爱笑的她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还好儿女都很孝顺,开导她说丢财免灾,大女儿给买了项链,二女儿给买了耳环,小儿子给配了手机。
    可顾姐再也不戴着项链耳环出入公共场所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7 09: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顾姐赶集丢了包
    顾姐和我妻子是舞友,同在一个舞蹈队里学跳舞,虽然70来岁了,打扮的还挺洋气挺时髦,每天都穿着时尚的服装,脖子上挎着大项链,戴着耳环手镯,在群里特别窄眼。那天他去跳舞,人们不见了她脖子上的项链,就问她怎么没戴项链,她说赶集丟了,向大家讲述了丟项链的经过。
    每逢农历一、六,是文安大集。集市设在文安城东汽车站路东,占地几百亩,周围是房子作为围墙,有几个大门为出入口。七月廿六这天,文安大集上热闹非凡,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各有其场地,还有撒小广告的。顾姐骑上自行车去赶集,打算买些布料什么的,颈上的大项链,耳下的大耳环,阳光下闪闪发光,手里提着钱包。一进市场,撒小广告的就将几张彩印宣传单塞进自行车前的小筐里,她推着自行车,从一排卖服装的摊位前穿过,来到了布头儿市场。布头儿有论斤卖的,也有论块卖的,价钱也不一样。挑布头儿的特别多,大都是中老年妇女,也有几个年轻的男子。置身这么拥挤混乱的市场,她想起了显眼儿的项链和耳环,要是被小偷盯上了那可不得了,于是她退出了布头儿市场,找了个清静无人的地方,摘下了项链和耳环,放在钱包里,钱包里还有200多块钱和一部手机,藏在自行车前的小筐里,用广告纸遮得严严实实的,觉得万无一失了,常言不是说吗,想不道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又推着自行车返回了布头儿市场。当她挑选到一块满意的布头儿拿包取款时,发现钱包不翼而飞。“谁拿了我的包儿?”人们向她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顾姐丟了包就像丢了魂儿似的,爱说爱笑的她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还好儿女都很孝顺,开导她说丢财免灾,大女儿给买了项链,二女儿给买了耳环,小儿子给配了手机。
    可顾姐再也不戴着项链耳环去赶集上街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5 14:58
  • 签到天数: 188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9-7 12:3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了记性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16 07: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摊上坏事别伤心

      在生活中,常常会发生意外,这不,最近我就摊上了两件事。
      暖瓶摔了
      前几天,妻烧了一壶开水,往暖壶里灌满了,去提暖壶的提头,不料提头已老化。提起来一尺过高,提头断了,暖瓶掉到了地上,瓶胆爆炸,发出了很大的响声,开水四溅。幸亏老伴躲得快,没有烫着脚。
      我安慰老伴说:“暖瓶摔10个也不要紧,没有烫着就是万幸。所以做什么事都要格外小心,以防不测。  蓝猫说,这其实是占了大便宜了!您想,旧暖瓶肯定产生有害物质,存在安全隐患。假如孩子们不小心碰碎了,那不是更危险吗?暖壶迟早要碎的,早碎比晚碎好,等于无意中排除了安全隐患。这就是生活中的辩证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裤子换了
      电视台做广告,宣传某品牌热疗裤能够释放热量,并且能够治疗许多疾病,比如腰腿疼,前列腺疾病,妇科病等。每条197元,买三条赠一条。为了省钱,儿媳与同伴搭伙,买了4条,给了我一条。我乍一穿上,觉得的确感到有些暖和,就出去转了一圈。事实上不如原先穿的薄棉裤暖和,风一吹感到有些冷,回来后鼻子不通气,头有些疼,感冒了,服了几次感冒药才好些。听儿媳说店里还有厚的,我就换了一条最厚的,你还别说,这条厚的我穿着又合身又暖和,就像特意为我定做的。当然,治病效果还有待实践检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16 15:0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继父

    听妈妈说,她和爸爸恋爱不到一个月就草率地结了婚。妈妈是那种下楼倒垃圾也要穿戴整齐的精致女人。而爸爸高大英俊,也能赚钱,就是不注意生活小节,邋遢。如不爱洗澡、衣服袜子乱扔、吃饭狼吞虎咽、喝大酒,吸起烟来吞烟吐雾,不顾别人的感受。爸爸经常往妈妈养的兰花盆里弹烟灰、扔烟头,多次劝阻无效。由于性格不同,经常吵架,导致感情破裂,我12岁那年,他们离了婚了。
    我15岁那年,继父出现了,他个子不高,相貌平平,但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爽,笑起来很温和,对妈妈体贴入微,对我也很好。我竟对他没有排斥感。
    继父是个心细的男人。他会为妈妈的花花草草换上漂亮的花盆,给妈妈新买的淡绿格子桌布配上了新的盘子碗筷,为她的红色连衣裙选一双乳白的方跟的皮鞋,给我用铁环勾着的几把钥匙换个漂亮的钥匙扣。他会拉着她的手一起去江边散步,看夕阳和日出,去湿地公园拍摄花鸟,告诉她每一种植物的名字和故事,带回几根掉落的树枝,回家后插在古朴的花瓶里,摆在我的书桌上。
    妈妈热爱研究菜谱,每次她隆重的推出新菜时,继父会拉我一起漱好口、衣着整齐的端坐在餐桌前,模仿美食家一样在妈妈期待的眼神中从色香味上开始点评,逗的妈妈咯咯直笑。
    继父还是个过节狂,他说生活就该有年有节,有时有令,这样岁月才有层次感,不同的节日他有不同的礼物和庆祝方式,他会带我和妈妈在季节时令交换时到大自然里走一走,看看时光的交替……
    有一次妈妈生病住院,我去医院时看到妈妈的床头放着一束百合,水果切成了小块放在干净的淡绿色瓷碗里。继父坐在床边,为妈妈旁若无人的读着书。旁边病床的阿姨侧着头羡慕的看着这一幕。
    去年妈妈又给我生了个小弟弟,尽管家里的活多了起来,忙忙碌碌,有时饭都吃不好,还是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不管怎样,继父都是以微笑面对。我们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文安县    朱锦茹   口述   何万志   整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10:3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袋嫩棒子里的牵挂》

    ”嘭嘭!嘭嘭!“的敲门声在凌晨五点的空气里流窜,毫不客气的充斥着我的耳膜:“谁们家呀,这么早,讨厌死了!”我懊恼的用被子裹住了整个头。嘭嘭声又起,还有人呼喊,貌似“光宇!光宇!”(我家大儿子的名字)。孩子爹扑棱坐起,竖着耳朵听:“光宇!嘭嘭!”“是咱爸!”他慌得鞋都没有穿就跑出去。我也吃了一惊,这么早肯定有急事,一骨碌也爬起来。
    门开了,果然是公公,只见他光着脚丫子,光着膀子,右肩膀上扛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口袋,扶着口袋的左手还提着一个塑料袋子,塑料袋子在他的胸前跟着他的脚步晃荡,一张脸憋的通红,腋下还夹着他的老头衫 。“啥呀?爸!”“嫩棒子。”公公边说边走进厨房,孩子爹帮着他把口袋放下来,一屁股攮在椅子上不满的说:“一大早砸门,就为送几个嫩棒子,不会让车捎来呀?”公公揉着压疼的肩膀如释重负并不理睬儿子的埋怨顾自说道:“这嫩棒子是最后一茬了,再不吃就老了,让车捎不放心,你妈就让我送来了。”“切!”孩子爹嗤之以鼻,“不就是嫩棒子吗,谁还会偷你的?”我走出来递给公公一杯水悄悄拧了孩子爹胳膊一下不让他再胡扯,我说:“爸,看你怎么还自己扛上来?你放楼下让他下去不完了吗,那么沉还爬了三层楼,扭了胳膊腿咋办?”公公看见我高兴起来:“没事,我壮着呢,比他强。”又指着桌上的塑料袋子“杏儿,这是你妈蒸的包子,还热乎着呢,快拿出来尝尝!”我摸了摸袋子果然还是热的,我像抽丝剥茧一般直解到第五层才看见一块笼屉布,笼屉布都被热气沤湿了,二十几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挤在一起熟睡着。公公一边喝水一边唠叨:“昨天晚上跟你妈唠闲话,说起地里的棒子老的快,有的都掐不动了,你妈夜里十二点就醒了,非催着我去地里找嫩棒子说你最爱吃了,再不吃今年就摸不着了。她也起来去园子里割韭菜,说你不会蒸包子,这不连夜蒸了一锅。”他指着其中一个,说:“这顶上带揪的是韭菜鸡蛋的,”又指着另一个,“这带窝的是韭菜肉的,褶纳的稀的是马齿笕的。”'爸,你俩一夜没睡呀!""嗯嗯"公公憨笑着护撸护撸脑袋,我的鼻子酸酸的,赶紧去做饭。
    歇了一会儿,公公问孩子爹:"光宇呢?"孩子爹指了指里屋,鼻子囔囔的说:"那间卧室睡着呢"。便趴在椅子背上不再说话。公公推开门走到孙子的床边,猫下腰用他粗糙的大手使劲的在儿子背上搓了又搓,儿子睁开睡眼看见爷爷:"爷,你怎么来了?""嗯,给你送嫩棒子,一会让你妈给你煮,""我奶奶呢?”“你奶奶在家看你小弟弟,”“你还走吗?”“这就走,好宝儿,睡吧天还早着呢。“从儿子屋里出来,公公对我说:”别忙活了,我回去。”吃了饭再走,让他开车送你,别去等车了“。”没坐车,我骑车子来的“我的手颤了一下馒头篦子差点掉地上。孩子爹拿了车钥匙要送他,他执意不肯,说,他自己骑车方便,想在哪停就在哪停,车坐不惯,其实我知道他是怕费油也不放心孩子爹一个人开车回来。临出门他告诉我:“那棒子口袋里有五千块钱,不是刚还了贷款吗,你妈怕你们没花的,让我送点过来。”我跑进厨房一下把口袋倒了个底朝天,果然掉出个手绢,那手绢是婆婆每天放在贴身衣袋里盛零钱用的,我把手绢抓在手里又跑到门口塞给公公:“爸爸,我们都还完了,手里还有,你拿回去跟我妈花吧!公公躲闪着,他不善言辞居然急红了脸:”你这孩子,打顾嘛!你嫌少呀!你妈说了还有个三万的存折这个月底就到期了,取出来全给你们!“”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竟说不出话来。孩子爹也红了眼。
    公公走了,出了门口才穿上他那双露着脚趾头的布鞋,依旧光着膀子。黑红的脊背在朝阳的映照下闪着亮光,看着他骑着大铁驴渐渐消失在小区门口转弯的地方,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串串凉凉的液体滚过我的脸颊 。
    厨房里,一堆玉米,一兜包子,一沓红艳艳的钞票 静静地待在那里诉说着一对老人对儿女无尽的牵挂。公公婆婆是本分的庄稼人,一辈子勤勤恳恳,抚养儿女孝敬老人,从不与人争长短,经常教育我们吃亏是福。如今儿女们都成家立业了,孙子也都抱大了,老两口也算苦尽甘来该享享清福了,不料大祸从天而降,一向强壮的嫂子突然被查出得了肺癌而且已是晚期。没过一年嫂子去世了,年仅44岁,留下两个儿子一个二十,一个十六。嫂子病重化疗时,婆婆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炕沿上,说:”你嫂这病是好不了,可她来咱家这些年听说听道又勤快,她要是这么走了我心里不好受,我这手里还有俩钱想给她看病花点,“婆婆老泪纵横,我递给她一条毛巾,说:”妈,不光你花,我也给她花。婆婆嚎啕大哭。“嫂子去世时婆婆又跟我说:”为给你嫂治病你哥那也花空了,我想给她出这个殡。“我没说话只把干枯瘦弱的婆婆搂在怀里。
    给 嫂子圆了三,六十八岁的公公就到村里的一家塑料厂上班了,婆婆拖着病腿(嫂子得病期间把腿摔折了)也进了一家小作坊。我跟孩子爹知道了跑回去阻拦他们,公公蹲在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 我才发现他的头发全白了。听完我和孩子爹的话,他只说了一句:”不吃你们“。就走了。婆婆也显得格外平静,她依旧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炕沿上:”杏儿,我把你跟你嫂当闺女,这会儿我俩眼珠子没了一个,你又不壮实,我跟你爸商量了不背累你们,俺俩体格好挣一口吃一口,要是挣得多了还想管管你哥跟俩孩子,以后你可得多担待。“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这就是我善良的公婆,为人着想一辈子唯恐亏待了谁,就是不知道心疼自己,连偏私都这样光明磊落。
    当初我们买房子是分期付款,这几年也攒了些钱就想着把贷款还清了,知道公婆手里紧吧也知道若是让他们知道了就是借也会给我们添,所以就没告诉他们,肯定是小儿子前几天回老家跟奶奶说了才有了今天这一幕。公公哪是送棒子分明是送钱,他们又怎么放心让车捎,快七十的人了骑着自行车还驮着那么多东西跑了三十里地,怎不让人心里难过?给了我们这五千块钱老两口不知又要怎样的省吃俭用,平时他们连肉都舍不得吃,买菜也是买便宜的,可对儿女却是倾尽所有。这样善良的公婆我又怎么能要他们的钱?吃过早饭我把钱仍旧用手绢包好放在孩子爹贴身的衣袋里,他也没有说话开车回了老家。

    文安县二中  陈杏梅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18:4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18日下午6时许,我正在小区附近遛弯,忽然接到小姨妹的电话,说大姐夫病危,正在从医院往家里护送。我和家人放下其它的事急忙租车往静海县城赶。到了他家襟兄已经停止了呼吸,家人暴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襟兄是农行职员,身体壮況一直不好,
    糖尿病史20多年,心脏也不太好,曾多次住院治疗。前年冬天我在天津市胸科医院做心外科手术时,他也做了胸科检查,多普勒彩超显示室间隔缺损零点几毫米,医生劝他手术治疗,他说没有什么感觉,也就没怎么当事。去年12月他退休了,自从退休就没有得好。他感觉心胸不适,浑身乏力,就去了静海县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心脏病很严重,怕是不好治愈了。他听了,像五雷轰顶,浑身大汗淋漓,双腿发软,楼也上不去了。他女儿是个有主见的孩子,立即开车拉他去了天津市胸科医院,通过系列检查,医生否定了静海县医院的诊断,说心脏问题不大,开了些药。他心情立刻好了起来,回到家里自己骑单车去静海城南双塘镇,往返十多里。可见心情是何等的重要。后来还是浑身乏力,呼吸不畅,肠胃不适。有病乱投医,寻了好多中医,汤药针灸拔罐按摩无所不用,疗效甚微。不得已又住进了静海县医院,转天津市胸科医院。在天津市胸科医院做了系列检查,室间隔缺损,又查出肺动脉瓣狭窄,肺阻等,治疗这些病最好的办法就是手术,但鉴于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又不能手术。当时他后悔当初没有听医生的劝解,早些进行手术治疗。再者经过医生们反复会诊论证,这些病加之糖尿病都不可能导致他浑身无力,是不是还有其他病医生建议去其它综合医院作进一步检查。于是又转到了天津市总医院,进行多方面的检查,也没查出什么直接导致这种症状的病来,最后怀疑是精神抑郁方面的病。
    一次女儿拉他去天津安定医院治疗返回途中,突然发病昏迷休克,立即到附近的四六四医院抢救。医生说晚到10分钟就无法抢救了,可能3天也可能7天醒过来,如果是精神方便的病醒过来也许会不治而愈,醒不过来就没救了。3天过了,没有什么动静,7天到了,眼睛只能睁一睁,不认人,不能言语。医生耐心地开导家属,说患者希望不大了,即使能活下来也不会有较理想的生活质量,意思是让放弃治疗。可家属总不忍心,抱着一线希望,期待生命奇迹的出现。要求再坚持几天观察一下。到了第11天,终于醒过来了,能认人了。他们的坚持感动了医护人员,他们都尽心尽力地治疗和护理,主任与院长请来了京津及华北地区的名医专家会诊。天津环湖医院的专家跟据他病历和症状,提出患的是格林巴利综合症。
    襟兄一路走好,来世我们还做连襟。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10-4 18:56: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访老革命战士崔福庆

           在我们小区附近经常看一位耄耋老人在家人的搀扶下或推着养步车遛弯的身影。听人们议论说他是一位老革命干部,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我早想访问访问这位老革命,国庆节前夕接到文安县爱心联盟的通知,让人们提供在县城附近居住的老革命战士。为了得到他的细祥资料,我对老人进行了访问。
           秋日暖阳,我走进老人的家。是一进普通的三间瓦房,一个小院,屋子里朴素整洁,靠墙摆放上一把躺椅。墙壁上毛主席周总理和十大元帅的画像。老人独自一人坐在炕沿上正在看电视,电视的音量调的很高,我向老人说明来意,老人耳背听不好,交流起来很困难。好在他长女就住在附近,他引导我将她叫来,长女给小妹打电话,又把老人的小女叫来。通过他两个女儿传话勾通,第二天我又邀来写手刘凤迎,我们对老人进行了成功的采访。老人只是听力不好,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声音洪亮。对他亲身经历过的战斗都能说出个大概,而且挥动着手臂,动情动容,像给孩子们做报告。
            按照爱心联盟的要求,我用手机把拍了老人的身份证的照,也给老人拍了照,发给了爱心联盟。老人说他今年89岁,而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是1921年,显然二者不符。经核对是身份证上打错了,把7打成了1。
            老人的老伴已过世,是天津人,祖籍文安县唐头村,解放前随父母逃荒要饭盲流到天津,解放后经亲戚介绍与老人结成伴侣。生育四子二女,现已子孙满堂。1958年响应党的号召,将全家非农业户口转为农业户口,现在都靠务农和打工为生。一个孙子为现役军人,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他说我对孙子的希望就是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锻炼成长,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还说我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使我一个农村土娃娃成长为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我活到这个岁数,赶上这样的好社会,儿女孝顺,家庭和睦,我很幸福。我的好多战友,在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多次死里逃生,而且能活到这个岁数,我感到很幸运。

            崔福庆,男,文安县西关村人,1927年10月生。1945年3月参加革命,任文安县大队战士,1946年任120师炮兵团首长警卫员,后历任班长、排长,1949年任特务连副连长。曾参加过解放王庆坨、胜芳保卫战、解放大同、解放包头、延安保卫站,集宁、绥远等战斗,奋勇杀敌,机智果敢,屡立战功。1958年转业到地方工作。

            下面我们把老人讲的亲身经历的战斗整理成几个小故事,以飨读者。

             一、送情报踩上雷差点儿丧命
           1946年是我当兵的第二年,那年我18岁,给文安县支队城厢区区小队指导员杨桂生当通讯员。部队准备攻打王庆坨,首长派我往连队送情报,我背着马三八就出发了,马三八是日本造的一种短枪,因为我个子矮,长枪我背不起来,部队就让我用这种短枪。途中我一边观察一边慢跑,怕误了时辰,没想到踩上了一个地雷,是脚踏雷,这种脚踏雷踏上不动不会响。于是我不敢抬脚了,情报送不出去把我急坏了,怎么办呢?我拔出刺刀想在地上取个土块儿,可是经过人踩马踏地的土路又干又硬,我蹲下来用刺刀尖划了一个方块儿,按照划出的痕迹拼力挖出小沟儿,累得我浑身往下淌汗,汗水浸透的衣服,溅起的细土糊在脸上身上,眼都睁不开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下了一块十来斤重的土块儿,压在了地雷上,怕压力不够,就把身上的背包取下来,也压在了上面,还是怕压力不够,又把我身上背的马三八压上去。估计也差不多了,我躺下身子往外面一滚,地雷没响。头脑里紧绷的那根弦,才稍稍松了下来。真是感天念地,不然我死了算不了什么,关键是情报送不出去会给战斗造成多大损失。我躲过了这一劫,但是枪还在上面,我想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枪丢了没法向组织交代,你说丢了,人家说你送给敌人了,这事说的清楚吗?我必须把枪取下来。怎么办呢?我想到了两条绑腿,就把它解下来,联结在一起,一端拴在抢头上,卧倒后攥住另一端往外一滚,还好地雷没有响,我成了一个真正的土猴儿,没顾得系绑腿,拿起枪拉拉着绑腿带子,往连队跑。
            情报送到了,晚了一刻钟,首长要枪毙我。我说枪毙我行,我没意见,只要你把让我把话说完。首长让我说,我就把途中怎么踩上了雷,又怎么排除的一五一十的向首长作了交待。首长见我这个狼狈相不是说谎,经过调查核实,不仅没有枪毙我,还给我记了一次三等功。
            若干年后,我去看望杨桂生同志。当时他以80高龄,小脑萎缩。他问我:“你是谁呀,你是小高儿吗?”当年小高儿在一场战斗结束后他去坟头儿边儿解大便,一蹲蹲到了一个地雷上,被炸得连骨头都找不到了。我说:“小高儿不是被地雷炸死了吗?”
            “那你是谁呀?”
            “我不是那个送信儿晚了,你非要枪毙的那个小崔子吗?”
             “噢,你是小崔子啊!”
         
             二、田参谋长牺牲,贺龙给我画脸
             1946年跟随区小队打下胜芳王庆坨后,我被调到晋绥军区炮兵团。团长叫胡新,政委叫李书平,副团长叫刘德福,参谋长姓田,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我任副团长刘德福的警卫员。
            一次我跟田参谋长去侦察地形,观察完后,田参谋长蹲在山坡上,拿出纸和笔在那聚精会神地画。这时飞来一颗炸弹,打中了田参谋长的腹部,肠子都流出来了,当场壮烈牺牲。我把他的肠子填回肚子里,用绑腿带子缠住,然后把他吃力地背回营地。
            一次我跟随副团长刘德福去晋绥军区司令部向贺龙老总汇报工作。到了司令部,刘副团长见我累了,找了个地方让我躺下休息一会儿,我睡着了,睡得很香很死。贺老总听完汇报作了指示后,送刘副团长归队,看到我躺在那里呼呼大睡,问这小鬼是谁,刘副团长答:“贺总,他是跟着我来的。”“先别打扰他,我给他留个记号。”贺总拿来了蘸了墨的毛笔,在我的脸上划起了道儿道儿,嘴巴、眉毛、脸巴子上都留下了贺老总的杰作。我却全然不知。
           回到了营地,刘副团长对我说:“你去照一下镜子。”我看到自己被滴了脸化了妆。刘副团长问我:“你知道这是谁给你画的吗?”我一时无语。他哈哈大笑,说这是贺老总的杰作。我想贺老总日理万机,指挥千军万马,在战斗的间隙中还有兴趣和一个普通的士兵开玩笑,真是平易近人,心胸宽阔。
         
           三、攻打桌子山,活捉国民党军官
           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天冷的厉害,人哈口气都结成冰霜。我连战士驻扎的桌子山脚下,三天三夜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贺老总连续下了几道命令要攻打桌子山,也没有办法执行,关键是大雪封路走不了。待天气缓和了些,贺老总下了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桌子山拿下来!必须想办法搞到粮食,给前线的战士送上去,吃了饭就要冲锋。后勤部门搞到的是油麦,战士们没有吃饭的家伙,就用苫房的小布瓦,发给每人一片儿,战士们把油麦放到瓦片儿上,用雪和了,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战士们吃饱了,立刻有了精神。战士们迅速集合。冲锋号响了,战士们一鼓作气拿下了桌子山。
           当时我是班长,我们班有两名战士连饿带冻动弹不了了,我们就把他俩放在炕头上,烧点儿火,给他俩盖上了棉被,想让他们热乎热乎。开饭的号吹响了,他俩还不出被窝儿。我过去把被子一掀:“你俩怎么还不动,装什么蒜!”他俩还没有反应,一摸他俩的鼻孔,已经停止了呼吸。人死了,我马上去连部报告。路上我内急要解大便,找到了一个厕所刚蹲下,就发现从过道里出来一个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官,她手里握着个大二八盒子。我手无寸铁,怎么办,我急中生智,大声诈唬他:“不许动!你给我跪下!举起手来!要不我毙了你!”你还别说,这一招儿还真灵,他乖乖的跪下了举起了双手。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夺过了他手中的枪,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来了个前趴虎。我一手提着裤子,一手举着大二八盒子把他押到了连部。连长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冻死两个战士活捉敌军官的过程作了汇报。连长表扬我说:“小崔子,好样的!”

           四、几次遇炸脱险,部队打散认干妈
           哑巴岭战斗结束后,我部驻扎在代县以西左运右运一带。一天一架敌人的小飞机在上面盘旋,越飞越低,机枪步枪的射程之内,战士们就用枪打。它又折了个个子,又冒火儿又冒烟儿,一看这不是打中了呗,还用打吗?也不用隐蔽了,战士们都出来啦。事后才知道,这是一架小型侦察机,它在空中盘旋,选好方位垂直往下降,降到一定程度选准角度拍射,拍照完了它又飞走了,这些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啊。没过20分钟,这一顿炮弹把我们打的。俺们那个班长叫强子脑袋钻进油麦堆里,敌人打完炮弹我去叫他:“怎么了?你撅着个屁股干什么啊,快跑啊!”再一拉他,他的脑袋都被炸滥了。当时我躲在一个埋死人的坑里,躲过了这场灾难。
            1946年秋打大同,我们7个炮兵战士靠一棵大槐树作掩护,躲在大树洞里。突然30多架号称“黑寡妇”的敌机对我阵地狂轰乱炸。槐树炸倒,阵地被埋,我们7个炮手只救出了两个,第一个被救出的是一个叫田仓的山西人,第二个就是我,其它5人都壮烈牺牲了。我一只耳朵被震聋,至今没好。
           记得一次战斗结束后,正开饭,是炖的肉,每人一碗。这时只见北面的山头上乌烟障气,再定睛一看乌鸦鸦一片向我们扑来,原来是傅作义部的一个骑兵旅向我们发起了进攻。敌人的装备精良,射程之内的就用40步枪打,被追上了的就用刀砍。我们慌忙架起炮车,6匹骡子拉一架炮车。我手里还端着一碗肉,跑着跑着我摔了一跤,把肉扣了,立刻抓起一把填到嘴里,一边吃一边跑。敌军追上一个杀一个,我一看大事不妙,就藏在了一棵大树洞里,敌军只顾追杀,没有发现我。我躲过了这一劫。
            部队被打散,我们只能白天躲到山洞里,夜间出来找点吃的,等待时机寻找部队。我们不敢打扰百姓,不敢偷地里的庄稼,我就溜到一个小村里,装作要饭的,认了个干妈,她给我吃的,使我活了下来。后来和她说明了情况,她就给我们藏在山洞里的几个战士送些吃的,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那时军队上纪律相当严格,一个连长,长征战士,饿得难挨,偷挖了老百姓一块山圩吃,被关了3天紧闭。我以为我这次认干妈,要干粮,打扰了老百姓,违犯了纪律,等着受处分了,结果找到部队后还受了表扬,说我会做群众工作了。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9-11-15 05:37 , Processed in 0.2195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