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993|回复: 0

[原创] 妈妈平凡的一生(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26 09: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平凡的一生(一)
    何素珍


    一、弥留的日子
    2014年的大年三十,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家家户户中午都要蒸包子。
    将近中午的时候,我正在厨房忙着蒸包子 ,这时住在胜芳的弟弟给我打来电话:“姐,咱妈从昨天晚上就说自己身体不舒服,闹腾着腿疼,保姆小周就给她吃了两粒止疼药,药是空腹吃下去的,也许是药刺激到了胃,从今天凌晨三点多开始,咱妈就一直不停地呕吐。”
    “那你带咱妈去医院做个检查呀?”听到弟弟说妈妈身体不舒服,我在电话里就着起急来。


    “天亮以后,我开车带咱妈去胜芳镇医院做检查了,可就剩医院就剩值班的护士了。”
    “那你抓紧跟静海县医院的于主任联系一下,看她们那边有没有值班的医生,如果有就马上送咱妈去静海县医院。”我在电话里催促着弟弟。

    “好,我马上给于主任打电话!”弟弟在电话中应允到。

    挂了电话,我的心里总感到一阵阵地不安。
    将包子蒸完,我依然放心不下妈妈,就又给弟弟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弟弟告诉我;“哥哥已经从德归赶了过去,已经带着妈妈去静海县医院了。”
    将家里的事跟女儿简单交待了一下,从柜子里拿出一床新被褥,给妈妈带上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就让老公开着车,急匆匆地往静海县医院赶,去静海的路上打电话将妈妈的情况通知了二姐。

    老公的车开得很快,没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俩就赶到了静海县医院。这时,妈妈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哥哥、弟弟还有弟媳妇正焦急地等守候在监护室的门外。

    我走到哥哥面前,刚要向哥哥了解妈妈的病情时,监护室的门打开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把我们叫到走廊左侧的办公室里,一脸严肃地说道:“你们就是老人的家属吧,老人已经确诊为脑出血,如今正处于昏迷状态,把你们家属叫过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老人的病是采取手术治疗还是保守治疗的方法。”




    “大夫,我妈心脏一直不好,手术治疗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听完医生的话哥哥急忙问。




    “手术本身不会出现什么危险,但手术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意外的情况,老人不是有心脏病吗?在手术过程中,也许心脏就会突然停止跳动,术后也可能会出现高烧和术后并发症,还会出现肺部感染等不可预测的情况。”怕我们理解不了,医生耐心地跟我们解释着。我们恳求医生还是采取保守治疗的方法,并告诉医生妈妈上一次患脑出血,就是采用的保守治疗方法。
    医生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你们做儿女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老人以前的身体素质好,体质肯定要比现在要强的多,他建议还是尽快手术治疗比较好。”

    这时,从大厅外面急匆匆地又推进来一位病人,医生赶紧迎了上去。检查完病人的情况,医生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抓紧时间考虑,我和科主任也联系一下,让主任过来给老人会一下诊,再确定治疗方案,现在已经给老人用上了最好的药,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刚刚送来的病人是脑干出血,需要立刻手术,晚了会有生命危险的。”

    也许是因为过年,值班的医生少。过了好一阵儿,医生也没再联系我们。




    看一时半会儿做不了手术,哥哥就让弟弟和弟媳先回胜芳,等妈妈做手术的时候,再通知他们回来。弟弟不同意,他坚持让哥哥回家,因为哥哥重感冒现在正发着高烧呢,让哥哥回家去诊所里打点滴。
    经过商量,我和弟弟暂时留在医院里等着妈妈的消息,其他人都先回家,有了消息再通知他们。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一位个头高高的女医生喊我过去,她便是男医生口中所说的主任医师,她告诉我:“老人现在的情况不算太好,不能再耽搁时间了,需要马上手术。为了预防术后感染,已经将老太太的头发给剃光了。”她让我到病房里先去看看老人,并让我做好充足的心里准备。

    弟弟不在,到汽车里给手机充电去了。我跟随着主任医师进到更衣室,换上一件无菌的白大褂,带上防菌帽,套上鞋套,跟着医生走进了监护室。
    推开监护室的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只见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头发被剃得光光的,两只眼睛紧紧地闭着,鼻子上罩着氧气罩,脸色苍白的一丝血色都没有。
    看到妈妈的样子,我的心里酸酸的,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了。这时候,手术室的护士来接妈妈去做手术,医生让我脱掉白大褂,和监护室的护士们一起推着病床上的妈妈,去到二楼的手术室。

    得知妈妈要做手术的消息,哥哥、大姐、二姐及家中的几十口子人,都从家里往静海县医院赶,哥哥当时打着点滴,已经高烧到了41
    ,但是此时他已经顾不上这些,挂着点滴让侄子开车就往静海县医院赶,大家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静海县医院。

    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妈妈才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她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眼睛紧紧地闭着,头上被插上了一根往外导血的管子。医生告诉我们,妈妈的手术做的很成功,可什么时候能苏醒过来,就要看她的毅力和自身的恢复能力,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一般三四天内就能醒过来,可仍需要在监护室内继续观察,医生让我们家属不要太着急,让我们等候着妈妈醒来的消息。

    妈妈又一次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值班的护士告诉我们:“明天下午三点半,有一次家属探视的时间,留下一个家属的电话号码,其他人可以找地方去休息了。”




    我们姐弟几个都争着要留下来等消息。这时,哥哥说话了:“今天是大年三十,明天就是初一了,你们都回家过年,我是家里的老大,我留下来在这陪着咱妈过年,你们谁也不要跟我争了,等咱妈醒过来,我会打电话告诉你们的。”
    看哥哥的态度这样坚决,我们姐弟几个就没再争,嘱咐了哥哥几句,就各自开车回家了。

    回来的路上,我和二姐坐在车里,回想起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病痛抗争的那一幕幕,心里难过极了,眼泪忍不住都流了下来。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妈妈祈祷着,祈祷她能早早的醒过来,祈祷她能转危为安,快点好起来。
    回到家,我的心情很低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不想说一句话。
    晚上十二点钟左右,我给哥哥打了个电话,询问妈妈的情况。哥哥告诉我:“妈妈还没有醒过来,依然处在昏迷状态,明天上午九点半,医院允许家属进监护室探视一次。”

    吃完初一的饺子,我跟弟弟早早地赶到了静海县医院。到了探视的时间,我们让弟弟进去看望妈妈。弟弟跟着护士进了监护室,半个小时后,弟弟从监护室里满脸泪水的走了出来,弟弟一边流着泪一边打开手机,给我们看他给妈妈偷偷地录制的一段视频,画面中妈妈戴着呼吸机,喘息声是那么地急促,身旁的监护器“吱吱”的响着,病床上的妈妈侧着头,眼睛紧紧地闭着,脸上挂着微笑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弟弟俯下身子来,凑到她的耳边喊了她几声,可她好像睡熟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那神情似乎很疲倦,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的休息了。




    这时,主任医生走了过来,她告诉我们:“老人现在情况不是很好,高烧不退,肺部已经大面积感染,自主苏醒的几率已经是太渺茫了。”她征求我们姐弟几个的意见,还需要不需要继续治疗。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们就不会放弃治疗。”还没等我们说话,哥哥跟弟弟就说道。

    下午三点来钟的时候,我又一次见到妈妈时,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我蹲在病床前,拉住着妈妈的手,轻轻地呼喊着:“妈,妈…您别睡了,快醒醒吧!今天是大年初一,您醒了咱回家过年,哥哥、姐姐、弟弟都在外面等着您呢。明天就是正月初二,姑爷们都等着去给您拜年呢,您快醒醒吧!我答应过您,初二回娘家,我就先不回去了,在您身边好好伺候您几天,等您病好了我还要带您去看灯会,去旅游呢…!”

    为了能够唤醒妈妈,我们姐弟几个每天轮流着来到妈妈的病床前,在她的耳边拉着她的手,跟妈妈聊天,说她心里想听的话,说她过去难忘的事情,我们多么希望妈妈能奇迹般地睁开眼睛,然而奇迹终究还是没有发生。

      2015年3月1日,农历正月十一晚上九时许,妈妈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终于走完了自己辛劳的一生,享年76岁。
    妈妈走的时候神情特别的安详,她无声无息地就走了,没来得及给儿女们留下一句嘱托,留下一句话语,留给儿女的只有对她无限的思念和回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20-7-7 03:45 , Processed in 0.0959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