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181|回复: 0

[原创] 妈妈平凡的一生(四)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26 09:4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平凡的一生(四)

    何素珍


    四、隔辈的关爱
    孩子一周多的时候,家里的事情太多,妈妈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把我从大姐家又接了回来,那时爸爸在村办的电镀厂看场子,二姐天天去上班,弟弟正在上学,家里家外的活就还剩妈妈一个人干,实在太辛苦,每天晚上,哥哥从大姐家下班回来,妈妈总会惦记着问起大姐和孩子的事,听哥哥说,大姐犯了几回病,活又多,小伟伟没人照顾,从小竹车上摔下来把小鼻子给摔破了,流了好多血,孩子哭得死去活来,妈妈听了这件事儿,别提多揪心了,好几天都睡不好觉,整天都惦记着大姐和小外甥。
    一天,大姐夫来我家,妈妈跟他提起孩子掐奶,和给大姐看病的事,言谈中妈妈听出了大姐夫的一些无奈,为了让大姐不太劳累了,把病养好了,让孩子跟着少受点罪,妈妈提出了帮他们带孩子的想法,让大姐夫回去跟大姐商量一下,大姐夫回去后,第二天,便让我过去接孩子,吃过早饭,妈妈就催着我去了大姐家,把孩子接了过来,小伟伟的到来,给一家人带来了许多欢乐!白天,小家伙有吃有玩儿的很听话,可一到晚上,就开始哭闹着找妈妈。大姐和大姐夫不放心,晚上来我家看望孩子,临走时,大姐看孩子哭得很厉害,自己躲在院子里难过了好一会儿,大姐夫才把她劝走了,小伟伟闹腾累了,躺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妈妈怕小家伙哭上了火,就让我给他准备了一小壶白开水,担心小家伙醒了以后会饿,又让我去小卖部里,买来了一个面苹果和一块蛋糕。从此以后,每天晚上,妈妈都会把这三样预备在手底下,为了照顾好小外孙,夜里,妈妈不知道要起来多少次。孩子来我家时正赶上冬天,晚上睡觉时,妈妈都要把被窝唔得暖暖的,才让自己的小外孙躺下,早晨起床时,妈妈就把小家伙的棉衣棉裤翻过来,在炉子旁烤的热乎乎的,才给她的宝贝外孙穿上,生怕她的小外孙受到一点点儿委屈。
    那时,村里的生活条件还不算太好,家里最有营养的东西,就是每天两只大母鸡下的两个鸡蛋了,每天的两个鸡蛋,成了小伟伟“特供食品”,早饭妈妈给他蒸一个鸡蛋羹,中午在用香油给他炒一个吃。一日三餐,每顿饭,都是妈妈亲自做熟了亲自喂。小家伙总是一边玩着一边吃,每次把他喂饱了,妈妈的饭菜也都凉了,每天晚上,一家人都围在了孩子身边,一张大床单成了小伟伟的摇篮,不时的,屋里传出一阵阵地欢笑声。
    在妈妈细心的疼爱下,小伟伟变得又白又胖,非常可爱,姐姐在过来看孩子时,那小家伙,在也没闹着找妈妈,大姐和大姐夫在我家走的时候,脸上都带着满意的笑容,小家伙很乖很听话,春天,他跟着我们去地里播种,夏天,跟着我们去地里锄草,麦秋时跟着我们在麦场上晒粮,我们无论出去干什么,都喜欢带着小家伙儿,妈妈这一天不管多累,只要一看到她的宝贝外孙,一天的疲劳就会一扫而光。大姐和姐夫想接他回家,小家伙儿都不乐意走。
    日子过得繁忙而充实,一晃四年过去了,村子里没有在做收席生意的了,妈妈也就轻松了许多。这一年的麦收,天快帮中午时,一家人都在地里割麦子,姐夫来接小外甥回家,听姐夫说,以后他跟大姐都要去静海发展,在静海给伟伟联系好了学校,小家伙听说爸爸要把他接走,就偷偷地躲了起来,自己一个人坐在捆好得麦个儿上掉眼泪。
    我看到后就走过去问:“伟子,怎么啦?”他用小手擦着眼泪哽咽着说:“老姨,我不愿意跟爸爸回去,我舍不得姥姥和你。”那天,是姐夫硬把伟伟抱上车带走的,车已经开出很远了,还能听见伟伟的哭闹声。孩子被接走后,一家人心里都感觉空落落的,妈妈更像让人把心给掏空了,坐在地头上,伤心地哭了好一阵儿。那几天,妈妈就像丢了魂儿似的,整天的想念着自己的小外孙。
    大姐夫安顿好静海的生意后,就把德归已经翻盖过的那间门脸儿房,还有屋里的一些工具廉价的转给了哥哥。补胎原本就是一个又脏又累的体力活,那些年扒胎还没有机械化设备,靠的全是人力,看哥哥每天都那么辛苦,妈妈让我过去给哥哥帮忙,就在那一年,我跟哥哥也学会了这门手艺。弟弟初中毕业后,妈妈也让他去了哥哥那干活。
    同年的十月,爸爸看厂子因为表现好,厂长又让爸爸兼职了一项粘轮的工作,爸爸怕自己担任不了两件事,就和妈妈商量着想把看厂子的活辞了,妈妈信心百倍地跟爸爸说:“他爸,看场子的事你不能辞,厂长是信任你,才把厂子交给你,不用担心,还有我了,你累了我替你干。”那几年,工厂成了爸爸的家,也成了妈妈平时工作的地方。
    转眼到了哥哥说亲的年龄,一年当中妈妈就给哥哥定了三次婚,因为没有共同语言,每次都是哥哥提出和女方分的手,那一年,为了哥哥的婚事,几乎把妈妈辛苦攒下的积蓄全都快花光了,为此也得罪了不少的亲朋好友,哥哥说的第四个对象是本村的,就是我现在的嫂子,她是哥哥一眼相中的,那时嫂子跟爸爸都在一个厂子上班,她也暗暗的喜欢上了哥哥,因为当年两家的经济条件相差太多,嫂子在娘家又是个老闺女,所以哥哥的这桩亲事也让妈妈费劲了许多的周折,妈妈跟媒人说,只要两个孩子都没意见,事情在难办,我也要给儿子把媳妇娶到家。
    1988年农历十一月初六,哥哥和嫂子终于喜结连理,婚后不久,嫂子随哥哥去了得归门市部,两个人以后就定居在了德归。从此家里地里的活妈妈再也没有指望过哥哥,就在这一年的年底,二姐定了亲,转过年来,我也说了婆家,自从我和二姐定亲以后,每年不管地里还是家里的活,妈妈的这两个姑爷都过来给我家帮忙,当年二姐夫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泥瓦匠,我家东院新盖的一处瓦房就是二姐夫带人给装修的,家里的二十多亩责任田,有十多亩是麦田,每次的浇灌施肥都离不开妈妈辛勤地劳作,年年的收成都是那么好,秋李麦收时,地里和场里就忙坏了妈妈,因为爸爸体力不行,妈妈总是带着头地干活,她的两条胳膊经常累得抬不起来,两个大拇指因筛粮食过力,患上了严重的腱鞘炎,可她从没跟儿女们说过一个累字,更没有跟我们抱怨过一声,每当看到装得满柜满囤的粮食,妈妈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悦,她把收获的小麦换成一袋袋白面,又把黄豆换成换一袋袋大米,就等着大姐夫来我家时,把准备好的米面让他带走,每天妈妈都还惦记着哥哥和嫂子,时常让爸爸过去看看,爸爸去的时候,妈妈总会让爸爸给他们带去一袋白面或稻米,妈妈就是用她的任劳任怨和勤劳持家的这种精神,一直在支撑着我们这个家,爸爸看妈妈太辛苦,暗地里辞去了看厂子的工作。
    爸爸有时心疼妈妈,就会没好气地对妈妈说:“整天跟我嚷嚷着累,闹腾着这疼那疼,可等孩子们一家来,你变得什么病都没有了。收点儿粮食你还供着八家吃,我看你就是一个贱物骨头,他们现在的日子都过得比咱们还好了,吃喝都比咱强,谁还稀罕你送的那点东西呀!”每次听到爸爸的唠叨,妈妈都非常生气,常常为此事总还老开导爸爸说:“孩子们和和气气的在一起做买卖,都互相帮衬着,你看着不高兴吗?我再累也不烦,白面稻米要都不稀罕了,那什么还是好东西呀?你可千万别听着姑爷和儿子的面说你那样的话呀!”
    自从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来,每年收获的棒子秸,豆秸和向日葵秸,爸爸妈妈总惦记着给姥姥家拉过去两大车,天快冷的时候,不等妈妈开口,爸爸就把过冬的煤球亲自给姥姥家送去。
    1989年农历九月十四日,这一天,嫂子在静海县医院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二姐给孩子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小兰兰”。妈妈当了奶奶,高兴地每天脸上都带着笑容。哥哥门脸的生意很忙,那些天,我和弟弟每天在门脸干活,日子过得很快,嫂子没等出月子就去了德归,那时哥哥有了一辆摩托车,我和弟弟每天总是很晚才回到家,等地里的麦子种完了,妈妈和爸爸经常抽时间去德归看望他们的小孙女。
    转年,麦收刚过,妈妈听说兰兰常常老哭闹,没等忙完家里的活,就和弟弟一大早地去了哥哥那,中午的时候妈妈把小兰兰抱回了家,听妈妈回来说,小兰兰是因为失奶,才饿的天天哭,嫂子的身体不舒服,门脸的生意又很忙,时常顾不过来孩子,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跟嫂子商定后,就把兰兰抱回了家亲自喂养,兰兰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小时候一口牛奶也不喝,就爱喝妈妈用豆奶粉和玉米面掺在一起熬成的粥,一晃到了九月底,天有些冷了,爸爸每天夜里都要起来一两回,给小兰兰熬豆奶粉玉米面粥,妈妈怕兰兰每天喝粥长不壮,就又变着样地喂小兰兰一些软汤软饭,一天下来妈妈都要给小兰兰洗一大盆的脏衣服,晚上睡觉的时候,妈妈总是把小兰兰楼在自己的怀里,从来没让兰兰睡过一次湿被窝,穿过一件脏衣服,在妈妈慈爱的关怀下,兰兰一天天地长大了,祖孙俩的感情非常深厚,直到以后,兰兰结了婚,才算跟奶奶分开。
    1990年的农历十一月十六,二姐结了婚,二姐的婆家日子不好过,一处新房,她老公公应了两个儿媳妇,为此妯娌之间闹了纠纷,兄弟之间也有了隔阂,二姐生气回了娘家,她公公来我家的时候,话语中妈妈听出了老亲家的艰难与无奈,经过妈妈的再三开导,二姐同意把自己住的那处新房让给了小叔子,可当看到二姐住的那处破旧的老房时,妈妈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总觉得自己对不住闺女,让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后来,在二姐和二姐夫辛勤的劳动下,他们自己也盖了一处新房,为了让二姐家盖房省点儿钱,妈妈把哥哥家扒房时下来的一些檩条,雇了一辆小拖车,一大早就跟司机全给二姐家拉了过去,那是十月的天气,妈妈被冻得回家后病了好几天。
    弟弟二十一岁结了婚,弟媳的娘家是刘家营村的,我和弟媳是干姐妹,也是他俩婚姻中的一个红娘。弟媳人很好,善解人意,勤劳能干,是个很孝顺的媳妇。
    我比弟弟结婚完了一年,在哥哥的门脸那干到了快结婚,因为舍不得妈妈,结婚那天我哭得像个泪人,我婆家日子也不好过,婆婆去世的早,公公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四个儿女。受妈妈的良好教育,当小叔子订婚需要新房的时候,我自愿地把自己住的新房让给了小叔子,自己拖欠着又盖了一处房新房。
    后来,我和老公还帮公公还清了家里以前的外债,那一年我好像成了村里的“模范媳妇”谁见了都要夸我一顿,就连我的大姑婆也经常地跟人们说:“我这一辈子,最感激的就是我那亲家母了(也就是我的妈妈),养了一个通情达理好闺女,我家万斌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呀,娶了这么一个好媳妇。”
    几年间我们都成了家,老公每天去哥哥那干活,妈妈有时就带着兰兰,到我和二姐家来住上几天,在我们的劝说下,妈妈无奈的才把家里的那二十多亩地租了出去。
    1993年秋后的一天,家里发生了令人痛心而烦恼的一件大事,大姐因和公婆产生了家庭矛盾,造成了她和姐夫婚姻上的破裂,两个人协议离了婚,就此十一年的夫妻画上了不完美的句号,妈妈也很痛心,因为大姐夫是妈妈最疼爱的姑爷,最可怜的是两个孩子,没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姐姐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女儿自愿跟着爸爸,两个月后的一天,大姐在街上听说了自己每天都还惦记的丈夫,又跟别人结了婚,回家后,难过地哭了好几天,妈妈怕姐姐想不开,那些日子,妈妈每天都陪在姐姐的身边开导她,一年后,姐姐嫁给了本村的张世全,就是现在的大姐夫。为了大姐的婚姻和生活,多年以来妈妈跟着操碎了心。
    哥哥家的第二个孩子叫宁宁,是个男孩儿,嫂子因为经常和哥哥出门进货,就把不到两周的宁宁交给了妈妈,那时兰兰刚刚五岁,为了照顾好两个孩子的衣食起居,那几年,妈妈付出了很多的心血,爸爸见妈妈每天带着两个孩子非常辛劳,没经妈妈的同意,就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帮着妈妈看孩子干家务。
    等到弟弟家有了孩子的时候,妈妈因为身体经常生病,没能帮弟弟家把两带孩子带起来,自己就总觉得愧对了老儿媳妇,对此,心里总是耿耿于怀,常把这件事挂在嘴边。
    几年里,哥哥从一个补胎工,发展到了一个轮胎批发商。从一件的门脸房扩展到了六七间,又在门脸儿后面买了一家工厂的大院,在哥哥的帮助和我们自己努力的打拼下,我们都拥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每家都是儿女双全,生活中妈妈总算为我们放下了一点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20-7-7 04:42 , Processed in 0.10518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