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588|回复: 0

[原创] 妈妈平凡的一生(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2-26 09: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平凡的一生(六)

    何素珍


    六、多病的晚年
    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为了让我们姐弟几个生活地好一点,妈妈前半生是在没日没夜地劳作中度过的,几十年的光景下来,因积劳成疾,两条腿落下了病,满嘴的牙齿也开始一个个往下掉,腿疼和牙疼,给妈妈的生活上带来了很多的烦恼,那些年,妈妈成了好几家口腔诊所的常客,当两条腿疼起来的时候,常常拍打着自己的两条腿,骂自己没有用,老了老了还给孩子们添负担。尽管如此,妈妈还是闲不住,夏天的时候,就让大姐把哥哥弟弟两家的棉被都弄来,将被子拆洗的干干净净的,然后和大姐做好了在给两家送去。
    有一天,妈妈发现自己双膝上长出了一大一小的两个疙瘩,就打电话告诉了二姐,二姐就带着妈妈去了文安县中医院,医院确诊妈妈得的是滑膜炎,就诊医生用注射器把“疙瘩”里的积液一点点吸出来,然后在膝盖的部位上又各打了一针,告诉妈妈回家后一定要好好休养,此后的日子里,我们陪妈妈跑遍了各大小医院、因为怕留下后遗症,妈妈始终没有选择手术治疗,为了这两条腿,妈妈尝试了很多的办法,针灸、按摩、药熏,打封闭针服用中药、西药,最终也没见什么起色,因长期服药,妈妈的胃口却烙下了毛病,胃口难受时,她就去诊所开几天药,就这么一天天的顶着满着,从来没跟儿女们说过一声,我住家的时候才发现妈妈病情,就催促妈妈到医院抓紧治疗,便通知了家里所有的人,姐弟几个都回了家,在大伙的劝说下,妈妈才同意让二姐和弟弟,陪着她去了天津第一中心做了胃镜检查,医生给妈妈开了好多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妈妈胃病终于有了好转。
    年纪大了,再加上两条腿走路时不理利索,妈妈就不愿意在出门了,妈妈从小因为没有上过一天学,所以斗大的字不是一个,我们姐弟几家的电话号码,她一个也记不住,在家想我们的时候,就让爸爸挨个的拨通我们的电话,电话里还是那么多的关怀与牵挂,爸爸有时心情不好,就不愿意帮妈妈拨通电话,为此妈妈就跟爸爸抱怨的说:“跟你辛苦这么多年,让你帮我拨个电话都这么难,我这一辈子跟着你才不易了。”说完眼里含着泪,自己就一瘸一拐地走到大街口,远远的望着西边的大道,盼着我们能够回家。
    时间久了,我们姐弟几个就会开车把妈妈接到各自家里住上几天,来我家的时候,我发现妈妈带来了好几种药。其中又多了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半夜里我发现妈妈坐起来好几回,就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可妈妈却说:“我没事,就是换个地方睡不着。”我便不相信妈妈说的话,一大早就打电话问开了爸爸,妈妈在家有没有这种情况,怎么晚上连觉都睡不好。电话的一端爸爸叹了一口气说:“你妈是心脏不好受,这个病有一段时间了,她不让我跟你们讲,怕你们惦记她。这些天我都睡不好觉,你妈的两条腿总是疼,我每天半夜都要起来帮她揉腿,她疼得忍不住就哭出声,夜里总是翻来覆去睡不好觉,可每次你哥来家看望我们,她总说腿不疼了,心脏也不难受了,她现在的身体可好了,能吃能睡的,什么毛病都没有,我本来是想告诉你哥你妈的真实病情,可你妈却跟我急了,也不让我打电话告诉你们,她说不愿意老给你们添麻烦了,怕让你们都知道了为她担心,还老耽误你们做生意。”听完爸爸的话,我心里感到一阵阵的难过,妈妈为了我们付出的不仅仅是整个青春,还有一片疼儿女的苦心啊
    一天夜里,爸爸突然打来电话说:妈妈的一双眼看不到东西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姐弟几个都赶到了家里,商量之后就让两个姐姐和弟弟开车带着妈妈去了静海县眼科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妈妈得了急性白内障,于是就在那个眼科医院给妈妈做了手术,术后几天的时间,妈妈的视力就有所好转。医院的眼科专家给妈妈配了一副眼镜,妈妈戴着很舒服,也很喜欢,熟人见了都会跟妈妈开句玩笑,说妈妈戴上眼镜,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文化人。那段时间,我和二姐经常开车带着妈妈做定期检查,几个月后,妈妈的视力恢复了许多。
    妈妈是个闲不住的人,虽然浑身是病,可家里的屋里屋外总收拾得那么干净、整洁,自己闲不住,也不愿意看爸爸老闲着没事做,就让爸爸去哥哥弟弟的那里帮忙,让爸爸帮他们看看家或打理一下生意,爸爸却说孩子们都大了,不用咱们在为他们操心了。老两口经常为此事,而意见不同,拌嘴就成了老两口的家常便饭。等我们回家探望时,妈妈就跟我们诉苦,说爸爸的不是,这时候爸爸总是无奈地摇摇头,一生都不吭地躲到后院去,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弄得我们总是在前院哄高兴了妈妈,还要去后院开导生闷气的爸爸。
    妈妈65岁那年,住在胜芳弟弟家,有一天,弟媳发现妈妈说话有些不清楚,走路时腿脚还有点不利落,就让弟弟开车带着妈妈,去了廊坊市长征医院检查,经医生诊断,妈妈被确诊为脑血栓,经过一夜的紧急救治,妈妈总算脱离了危险,可说话时却特别吃力,咬字也不太清楚。为了让妈妈恢复说话的能力,二姐从超市给妈妈买来了好多的看图识字卡片,我们让妈妈每天练习着去读出卡片上所画的物品,妈妈学得很认真,就像一名优秀的学生。
    有一次,我搀扶着妈妈去医院外面的公园里散步,走了好一会儿,妈妈有些累了,我便扶着她坐在一张石桌前休息,这时,从我们的对面走过来一对儿中年夫妇,男人深一脚浅一脚一溜歪斜的走着,女人小习翼翼的在身边搀扶着他,一段平坦的路,夫妻俩却走得很艰难。
    当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妈妈很热情地跟人家打招呼,女人微笑着跟妈妈点了点头,她扶着男人坐在我们对面的石桌前,由于妈妈说话吐字不清楚,就拿手比划着跟人家聊了起来,女人听不清楚妈妈说的话,于是我便成了妈妈的“翻译”,通过攀谈,知道了他们是文安县孙氏人,男人得的是脑血栓,已经好几年了,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到长征医院来做预防治疗,那个女人跟我们说,自从她老公得了这个病,心情一直不好,不爱跟别人讲话,总怕别人笑话他,而且变得脾气越来越怪,每天都要跟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女人跟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老公一直都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妈妈看着面前神色憔悴的男人,自己从口袋掏出来那些识字卡片,一张一张吃力地读起来,她读完一张就把卡片摆在面前的石桌上,不一会儿,石桌上摆满了五艳六色的卡片,妈妈微笑着跟那个男人说:“我天天坚持这么练,只要天天张嘴出声音,以后我肯定还能清楚地说话,我不怕别人笑我,就当给人们找个乐,有时看到孩子们都让我逗笑了,我自己也挺开心的。”
    也许是妈妈的幽默和坚强感染了那个男人,他拿起桌子上的卡片吃力地读了起来,妈妈也跟着他一起读,女人看到自己的老公第一次主动的想要发出声音,激动地眼角泛起了泪花,她鼓励着自己的丈夫:“不要怕别人笑话,慢慢来,不要着急把字读清楚了。”
    在妈妈地鼓舞下,那个男人艰难而又勇敢地读完了桌上的所有卡片,夫妻俩都开心的笑了起来,男人微笑着冲妈妈数起了大拇指!听女人说:“他老公在患病以前经常到各地去跑销售,推销自家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性格开朗阳光,自从得了这病,就变得沉默寡言了。临走时,女人高兴地跟妈妈说:“今天算是遇见好老师了,大姨您收下我们这个学生吧!等明天我们还来跟你学!。”说完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
    妈妈开朗的性格和对人的热忱,让“病友”和病友的家属们都对她有好感,都喜欢跟她一起聊天交流,因为妈妈的病发现和治疗都比较及时,经过在医院里一个疗程的治疗之后,妈妈的身体基本康复,主治大夫告诉我们,妈妈可以出院,回家慢慢地静养。
    妈妈是儿女们的一棵顶梁柱,也是一家人的主心骨,就连小兰兰处对象也要先找奶奶商量,经过妈妈的几次把关,发现兰兰处的那个对象人品还挺不错,就鼓励兰兰和人家好好接触,哥哥知道此事后,对这桩婚事很不满意,总觉得在经济条件上两家不太般配,感觉委屈了自己的闺女,经过妈妈多次的劝导,哥哥才同意了兰兰婚事,在妈妈的坚强后盾下,2009年8月两个相爱的孩子结了婚,兰兰结婚那天,哥哥的心情最不好受,在后院把一双眼睛都哭肿了,婚后两个孩子非常幸福,小两口经常回老家看望妈妈。
    六、心中的牵挂
    这些年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好,日子过得也很安定,姥姥年纪大了,服侍二舅明显地很吃力了,二舅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妈妈每天都惦记着姥姥和二舅,总想着将他们接到自己的身边来,可以好好的照顾他们,可姥姥和舅舅都不同意去妈妈家住,姥姥是个善解人意而又性格坚强的人,她不愿意再给妈妈添累赘。
    妈妈的关节炎越来越严重,两条腿的膝盖部位肿的都变了形,走起路来,总是一瘸一拐的,看到妈妈走路艰难的样子,我就给她买了一个底部是四个接触点的拐杖,可妈妈却坚持不用,还倔强地说:“我能坚持走路,就不用拐杖,你不知道这一用上拐杖,就再也离不开它了。”
    有几天见不到姥姥,妈妈就会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去看姥姥,时间长了总感觉妈妈使唤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为了能让妈妈高兴,相隔十来天,不论自己多忙,我都会主动开车去妈妈那,陪着她去看望姥姥和二舅。
    有一天,我早上刚起床,妈妈就打来电话,说自己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姥姥来看自己了,没说一句话,放下一个包袱就走了。放下电话,一旁的老公对我说:“你又有十来天没回娘家了吧,老太太肯定是惦念自己的老娘了,有时间就多陪老人回家去看看,这些年姥姥和二舅真是太可怜了。”吃过早饭,我打电话给妈妈,说今天陪她回娘家去看望姥姥。电话里妈妈显得很兴奋,她说准备好了东西等着我,我打电话给两个姐姐,让她俩回妈妈家,我们陪着妈妈一起去看望姥姥。也许是母子连心吧,在去姥姥家的路上,妈妈总说昨天的梦好像有什么预兆,她的心里一直感到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到了姥姥家,推开姥姥家的院门,院子静悄悄的,静的让人心里感到有些凄凉,妈妈喊了几声“娘”可屋里也没人应声,就紧走几步推开屋门走进屋里,发现姥姥正躺在炕上昏昏欲睡,二舅瘫坐在姥姥身边,依偎着姥姥打着瞌睡,屋里面乱糟糟的,阵阵刺鼻发霉的味道在屋里弥漫着。开门声惊醒了打瞌睡的二舅,看到了妈妈,二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急切地跟妈妈说:“妹妹你眼神好,看看咱妈这是怎么了,这都几天了,一直都在发烧,我这眼睛都快瞎了,咱妈还总说身上疼,你看看咱妈到底哪儿疼?”妈妈用手摸了摸姥姥的额头,发现姥姥的额头热的烫手,妈妈想试试姥姥的体温,看看是不是也很烫,就慢慢的撩起了姥姥的被子,当撩开被子的那一刻,妈妈的身体就像触电一样,身体颤抖了几下,然后抱住姥姥的头放声地痛哭起来。我跟两个姐姐站在妈妈的身后,也被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惊呆了,在姥姥的胸口下面,有两大处腐烂的伤口已经感染发炎了。我走进一步问二舅:“姥姥的伤是怎么弄的?怎么会这样严重?”二舅回答道:“前天晚上做饭时,你姥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手里还端着半盆刚做好的面汤,是不是被面汤烫到了,我也没发现,要不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二舅边说边自责地哭了起来。
    我和二姐找来干爽的被褥,给姥姥换上,大姐烧了一锅开水,把姥姥身上没有受伤的部位擦洗干净,又把屋子打扫了一边,随后我和二姐又去请大夫,在路上遇见了与姥姥同村的表姨,表姨说,她前天才去看过姥姥,当时还没发现姥姥被烫伤,要不怎么没给妈妈打电话呢。大夫检查了姥姥伤势后,给姥姥打了针退烧剂,涂抹上自己调制的烫伤药,表姨看到姥姥的伤势,长叹了一声说:“哎!这么大的年纪,身边没有个人照顾,这要受多大的罪呀。”
    为了照顾姥姥,妈妈留了下来,多日后,当姥姥的烫伤快要痊愈时,却突然的患病去世了,终年89岁高龄。哥哥和弟弟出钱给姥姥办了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姥姥的突然离世,给妈妈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办完姥姥葬事后那段日子,妈妈每天都闷闷不乐的,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妈妈头上的白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增添了许多。为了让妈妈开心,我们几个做女儿的经常回家看望妈妈,可是妈妈总是念念不忘自己的母亲,一谈起姥姥就难过,妈妈总说自己对不起姥姥,没能在姥姥的生前好好地孝敬她、照顾她。没了姥姥地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二舅,就成了妈妈心里最牵挂的人。
    我们没有时间陪她去看望二舅的时候,每隔一个星期妈妈就自己租上一辆车,买上吃的用的去看望二舅。
    几年后,二舅病故。在那几年中,我的大伯,大娘也都突发疾病相继的离开了我们。亲人的相继离世,给了妈妈不小的心理打击,那份失去亲人的孤单与寂寞让她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这几年妈妈的身体一直老不好,一年当中要住好几回医院,哥哥怕两位老人在家里有危险,为了方便照顾二老,就把爸妈接到了他的公司里居住,因为经常和嫂子出门,又怕照顾不到二老,哥哥便把大姐也接了过去,让大姐每天照顾爸妈的衣食起居,有大姐在爸妈的身边精心照料,我们便都可以安心的工作了。
    2011年的一个夏天,傍晚时分,我正开车去看望爸妈的路上,二姐给我打来了电话,电话那头二姐很着急,让我赶快过去,说妈妈突然动弹不了了,已经去了静海县医院,没等二姐说完,我开车直奔了静海医院,在给妈妈检查的过程中,妈妈吐的一塌糊涂,检查结果出来,妈妈得的是脑出血,那一次,因为怕手术有危险,所以给妈妈选择了保守治疗,经过十来天的抢救治疗,妈妈脱离了生命危险,有一天,我发现妈妈的两条腿再也站不起来了,话也说不出来一句,右半边的身体,没有了任何知觉,吃饭喝水都很艰难等医生检查完之后,他的几句话,犹如一把刀子扎在了我的心上,他说妈妈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以后的日子,也许将在炕上或轮椅上度过,我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站在楼道里痛苦的哭了起来。
    出院后,我们都轮流着服侍妈妈,不久哥哥又给妈妈聘请了一位保姆,每天我们都帮妈妈按摩,面对面的抱着妈妈学走路,教她学说话,锻炼着起坐,在那段日子里,妈妈消瘦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整个的就像变了一个人。
    这场大病给妈妈的精神和心理都带来了很大的打击,平日爱说爱笑的她,变得沉么寡言,她经常倚着被褥就那么呆呆的坐着,我们因为都听不懂妈妈说的是什么,却让她的脾气变得很糟,她自卑自弃,不愿意见任何人,就连电视也不让爸爸看一眼,把平时的锻炼也都放弃了,有时,我们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她就生气,一不高兴了连饭都不想吃了,有时甚至把饭桌推得老远,每天还老哭闹,保姆换了一个又一个,爸爸见妈妈每天过得这么消极,愁的他整天地咳声叹气,脸上没有了一丝的笑容,一家人,每天就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妈妈,西院的大哥大嫂时常过来开导妈妈。
    为了让妈妈开心,每天晚上,我们都回家陪妈妈聊天,有时还会带着孩子们一起去,说一些让妈妈听了高兴的事儿,为了使妈妈尽快地康复起来,哥哥又给妈妈请了一位按摩师,经过一段时间的按摩,妈妈可以做起来了,二姐给妈妈买了一部老年手机,把我们姐弟五人的电话号码都存在了手机里,按我们姐弟五人的大小,二姐射了1—5个数字,教给妈妈怎么用,妈妈想我们的时候,只要一按数字就能知道是谁家的号码了,为逗妈妈开心,弟弟过来看妈妈的时候,就教妈妈唱东方红的歌,还用手机给妈妈录上音,妈妈最爱唱的就是这首歌,虽然唱的吐字不清,但妈妈会很开心地从头唱到尾,每次唱完之后,弟弟就让妈妈听一遍录音,屋里时常会听到妈妈哈哈大笑的声音。见妈妈的心情好了许多,爸爸的脸上也有了笑容。经常推着妈妈到大街上散心。
    2014年6月里的一天,哥哥在老家给儿子举行订婚喜宴,吃过午饭,我们都去了大姐家看妈妈,二姐发现妈妈的右胳膊肿的很厉害,用手去摸妈妈的乳房时,好像还有一块肿块。就问大姐妈妈最近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听大姐说,妈妈这些日子睡的不太好,吃不进多少东西,接着就是右胳膊开始肿胀,刚开始还以为是睡觉时不小心压到的,用了活血化瘀的药,也没见起什么作用。在哥哥家参加完喜宴之后,我和弟弟带妈妈就去了文安县医院做检查,应诊的医生让妈妈去做了一个B超,看到B超的检查结果,应诊医生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们:“从B超的检查结果来看,老人得的是乳腺癌,并且已经是中晚期了。”听完医生的话,我都惊呆了,望着妈妈瘦弱的身影,想起妈妈一生的艰辛,那一刻,我的心犹如撕碎一般,给哥哥打电话的时候,哽咽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为了确诊妈妈的病情,我们姐弟几个带着妈妈又去了天津市肿瘤专科医院,检查的结果和文安县大体上相同—乳腺癌晚期,已经没有在做手术的必要了。从天津回来的路上,我们姐弟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哥哥很后悔,说自己对不起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忙着做生意,都没能抽出时间来,陪着妈妈去外面走一走、看一看,想想妈妈一辈子受的苦遭的罪,自己真是愧对妈妈。听着哥哥的忏悔。我们姐妹几个都哭了,想一想妈妈一生的艰辛和操劳,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在妈妈不多的时光里,好好的陪伴妈妈,不能让遗憾成为自己一辈子的痛苦......
    从天津回来后,妈妈先后在静海县医院和文安浙华医院住院治疗,在住院期间,我们兄妹几个无论生意有多忙,也都轮流到医院伺候妈妈。为了想在妈妈的有生之年理,多敬点孝心,弟弟就把爸妈接到了他家,并且又给妈妈换了一位保姆,大姐也自愿的守在爸妈的身边照顾,在加上弟媳的精心伺候,半年以后,我和弟弟在陪着妈妈去医院复查身体时,妈妈的乳房肿块儿竟奇迹般的不见了,可是妈妈的那支右胳膊,肿的依旧还是那么厉害,听到检查结果后,我兴奋地拿起手机,把医院检查出的结果,高兴地通知给了哥哥....
    怕妈妈在一个地方,住的时间长了会寂寞,我就经常开车去弟弟家,带着妈妈到下面的几个地方走走,左各庄二姐家,堂二里的兰兰家,新桥老家或文安我家,有时还带着妈妈去胜芳的大悲寺里游玩。这一年,爸爸得了小脑萎缩,因走失过一次,弟弟就把爸爸送回了老家,让大姐夫照料着。
    2014年11月24日,是大哥家孩子—宁宁结婚的日子,我跟二姐提前一天就回了娘家,陪着妈妈去浴池洗了个澡,那一天,妈妈一直闷闷不乐的,因为大姐跟哥哥闹了意见,所以大姐拒绝参加侄子的婚礼,这几天妈妈一直都在流泪。那天晚上我和保姆还有妈妈住在了一起,天快亮的时候,妈妈躲在被窝里的抽泣声,吵醒了我和保姆,经过询问,我们才知道妈妈一直都在为大姐不能参加婚礼的事情而难过。看妈妈总是忍不住地哭,我跟保姆都起床穿好衣服,这时二姐也起来了,我们几个人就围坐在妈妈身旁,劝说着妈妈:让她不要再为这件事情伤心难过了,哥哥跟大姐的矛盾,总有一天会有化解的时候,妈妈满脸泪水,表情中流露出对姐姐的牵挂和对哥哥的无奈,可怜的妈妈心里有好多想说的话,却一句也表达不出来,望着妈妈忧伤的样子,我心里不禁感慨万千,偷偷地抹去眼里流出来的泪水。
    七、无尽的思念
    腊月十五这一天,是妈妈的生日,弟弟早早就把爸爸接到胜芳,预定了一家酒店。
    妈妈开心的跟爸爸坐在一起,拉起爸爸的手,望着爸爸的脸高兴地哈哈大笑。
    一家人围坐在桌旁,看着二姐举着爸爸的拐杖儿,头戴着爸爸的礼帽,时不时的做出一些夸张的动作,逗得妈妈爸爸好不开心。
    弟弟拿出手机,给我们合影留念,照片里妈妈那一张张笑容满面的表情,想不到却成了我们最后的一次留念。
    2014年腊月二十六下午,每年我都习惯,在快过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和两个姐姐陪着妈妈去浴池里洗个热水澡,那天妈妈就像个孩子似的特别听话,她很高兴过年,我给妈妈买了一身新衣服,那天洗完澡,保姆小周想把我新买的那件红毛衣给妈妈穿上,当时我没让妈妈穿,怕妈妈生气,我跟妈妈轻声地解释说:“妈咱过年的时候再穿新衣服,要不穿脏了三十儿晚上就不漂亮了!”妈妈傻呵呵的笑着用手指指我,我和二姐帮妈妈穿上了衣服,我把她抱到了轮椅上,给她穿鞋时,妈妈抚摸着我的头好像要和我说什么,我推着妈妈从浴池里出来嘱咐她说:“过了年就上我哥哥家了,保姆也换新的了,要和保姆搞好关系,可不要老和人家闹别扭啊!哥哥嫂子常不在家,你的脾气要是老那么倔会吃亏的。”那天妈妈不像往日,那么不爱听我说的话,只是乖乖地点着头,抱妈妈上车的时候,二姐感慨的冒出来一句:“唉!今年在陪妈妈洗个澡,不知道明年妈妈还能不能在过来了!”当时我很生气二姐说的那句话,还跟她争辩了几句,没成想在以后的日子里,二姐说的这句话,却给自己留下了多日的悔恨,我也后悔当时没有把那件新毛衣给妈妈穿上。
    妈妈的一生,就像一个打翻的五味瓶,在那些充满着酸甜苦辣咸的日子里,有着对儿女、对家庭、对亲人、对生活无限的关爱。
    妈妈没有听见新年的钟声,在十一个日夜的沉睡中,她带着对亲人们的期盼和牵挂,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清明节到了,亲人们都怀着沉痛的心情来祭奠妈妈。那一朵朵的莲花,圣洁而美丽,它表达着亲人们对妈妈的怀念;那一束束的白菊,开得那样灿烂,它寄托着儿女们对母亲的哀思。
    远去的亲人,我们最敬爱的妈妈,您是否能感受到,亲人们对您的思念,您是否能听见儿女们心灵上的呼唤。
    小雨儿静静地从天空飘落,像母亲思念家乡的眼泪;微风轻轻地吹来,像妈妈呼唤儿女们的声音。
    妈妈,我们亲爱的母亲,您一路走好!请您把心放下,我们会照顾好爸爸的,会好好的孝顺他,好好的经营咱们这个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20-7-7 03:24 , Processed in 0.10186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